长期日夜颠倒身体会怎样?

发布时间:2016-12-14 11:46 来源:互联网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加载中

长期日夜颠倒身体会怎样呢?说说我的真实经历吧。
以前在一家三甲医院做护士,经常倒夜班,医院方面为了压榨劳动力减少开支吧,本身科室配备的护士就不足,再加上我们科室又经常有护士生孩子的、流产的、腰脱的、囊肿的都请了假,导致我们科室更是严重缺人,所以我们的夜班比较频繁,一般一周上三次夜班两次白班或者两次夜班三次白班。英国、澳洲的患者和护理人员的配比通常是2:1或者3:1,而我们是6:1或者7:1;大概就是说本来应该2到4个护士干的活,在这里都由一个人完成。白天上班经常会忙到飞起来,我的鞋都跑掉过好几次。

这种情况下的夜班,通常科室56张床位都是满的,有时甚至要加床,患者大概在56人到65人左右,而护士是2个人轮流值班,下午4点半开始上班。
我一般三点半出门,5点开始进行第一轮输液,同时兼给一些患者做雾化,给全部吸氧患者更换蒸馏水,给长期连注射泵的患者换药,给支架术后的患者放压,处置中间又不断有患者呼叫换药、拔针或者针鼓了要重新扎等等各种问题。这种情况下两个人要照顾将近60多个患者,经常这边还没处置完,那边又响起呼叫铃了,而我们科室又是心内科,经常会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发生。你不知道哪次按铃是哪个患者突然室颤了,哪次是哪个患者突然心脏骤停了,因此哪一次都不敢怠慢,都必须要非常及时地做出反应。所以我们经常半夜一两点的时候仍然在医院的走廊里奔跑,凌晨3、4点正常人应该熟睡的时候仍然要给患者打针输液换药。而凌晨5、6点钟左右是夜班最难熬的,这时候困劲上来了,不像一两点时那样清醒,但是却不能打瞌睡,依然要打起精神来,因为白班的点滴配药加药都要由夜班来完成,医疗的事情是容不得出半点差错的。

有时特别困的时候我会听见床头呼叫器响,一个激灵就冲出处置室却发现根本没人按铃,原来是我的幻听。半夜三四点是整个病区最安静的时候,这时要是有一个呼叫器响起来那声音在寂静中显得格外刺耳,让人听的心惊肉跳,你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但我就怕紧接着会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动(比如患者坠床)或者家属撕心裂肺的大叫“护士护士!!”,铃声停止以后好长时间心脏都剧烈的狂跳不止,好像随时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似得。
我特别害怕半夜遇到抢救,如果可以我希望我照顾的每一个患者都能健健康康的活着。但是抢救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如果自己值夜班遇到抢救,虽然我可以配合医生镇定的完成抢救,但还是会由于患者病情突发的紧急和凶险,过好久都魂不附体。
6点钟左右大概把将近一百瓶液体药物都配制好,然后开始给每一个患者发放早晨的饭前饭后口服药,给他们量血压,测体温,测心率,画体温表,有时候要给10到20多个患者抽血然后送检,写冗长的护理记录,到药局取一大堆口服和注射药。这时候虽然熬过了困劲儿,但是却开始有种头重脚轻的失重感,脑袋混浆浆的有点发木,脖子发硬,脚有点发胀,一切工作全靠在熟练的惯性驱使下进行。然后到早晨7点多开始给每一位患者整理床铺,有的患者因为夜间呕吐、出血、排泄污染了床铺还要换床单、被罩,这样忙到8点把六十左右个患者的床铺全部打扫完一遍基本已经累到崩溃累到下跪,腰好像被生生劈开似得。这时候白班的同事开始上班了,跟他们每个屋走一遍交接班到8点半左右,再交代处理一些事情,大概上午9点钟从医院走出来,坐公交车到家10点左右。至此,从第一天下午3点半从家出门到第二天早晨10点回家的工作终于宣告结束。

到家以后却并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有疲惫,累。累到连话都不愿意多讲一句的那种累。要说困却也不困了,好像熬过了那个极限,剩下的就是累。天是亮的,按理说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我稍微吃点东西想要睡觉,都是我最爱吃的东西,却一点食欲也没有,看着只是恶心想吐。我呷了一点点粥和咸菜,就不想再吃任何东西了。把窗帘全部拉上,屋里变得昏暗,我带上了眼罩,稍微有点困意袭来,但仍然感觉很累,清醒又疲惫。以前夜晚睡觉躺在被窝里那一刹那我总是感觉最幸福的,但是此时我只是需要睡觉,我要为了睡觉而睡觉。戴上眼罩眼前一片漆黑,头、四肢、整个身体好像都在旋转,在飞速的旋转,整个人好像在海里上下沉浮,我感到一整眩晕,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是下午5点钟,按理说我睡了将近6个小时,有时候夜里也睡不了那么多,我应该恢复了,但其实并没有。我睡了觉,但却仍然感觉很累,脑袋很沉很晕,借着黄昏时晦暗不清的日光我有种错乱感,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晚上跟家人吃饭,虽然我仍然跟他们正常聊天,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疲惫,却无法说出来。那种疲惫,是白天睡多少觉都没法补回来的。
晚上10点,收拾了一下我又该睡觉了,因为第二天又是白班,早晨6点钟就得起床,但是我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因为白天我睡了将近6个小时,现在精神了,这一天似乎都没有这么清醒过。发自内心的突然有点开心,我觉得我终于可以做点儿我想做的事情了,但是我却不能做,因为如果现在不睡,明天早上6点又要起不来,没有精神上班了,明天将又得是一番恶斗,没有体力是不行的。于是我像炸鱼一样在床上来回翻滚,折腾到大概12点左右浑身都是汗,才终于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这种生活持续了大约一年,那一年我不知道怎么了,自己的生活好像突然失去了激情,失去了活力,我的人生好像只剩下了工作和睡觉,虽然和家人们住在一起,但我却疲惫的连跟他们说话的力气和兴趣都没有。我没有快乐。

有时候我一天不想吃饭恶心的要命,有时候兴趣来了,就到快餐店点好多食物,或者自己到超市买很多零食,一口气全部吃光。上班时间我跟患者耐心的一遍遍解释注意事项,回家以后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我不想运动,不想学习,不想出去玩。医院或者科室几乎每周都要安排一次考试,三甲医院隔三差五还得应对上级检查,有时候刚下夜班到家里坐一会儿,又得马上起身回医院参加考试培训。所有的闲暇时间都要用来背护理规程、操作细节还有院内感染、患者可能发生的并发症等等,如果考试不及格还要被扣罚工资。我的记忆力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差,以前十分钟能记下的东西,下夜班后往往半个小时也记不住,心情也变得烦躁无比。
我以前愿意跟朋友们逛街,但是那时候我跟朋友们渐渐减少了联系,因为她们找我玩的时候,我不是在补觉就是在上班,有时候我终于有时间了,却又提不起精神找她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掏空了。我再没有过那种能酣畅淋漓的一觉到天亮的睡眠。上大学的时候我们曾经为了考试熬过几夜而觉得熬夜没什么了不起。但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睡觉可以成为一种奢侈,白天补觉我睡不踏实,晚上我又睡不着。下班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呆着,睡觉或者看手机。上班了整个人就像被打了鸡血似得,不停地工作不停地奔跑不停地干活。这样密不透风的生活好像把我和正常明亮的世界隔离起来了。

每天上班前我都需要反复动员自己几遍。有次元旦下午上夜班的路上,大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回家过节去了,我正好逆着碰到一群戴着安全帽的工人师傅,他们吆喝着笑着大声说一起去过节吃饭,我本来低头快速地走着突然一阵难过的不可自抑,眼泪不知怎的一下就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我也顾不得去擦,就那样一路任眼泪流满一脸地狼狈的哭到医院楼下。我好羡慕他们有一份可以白天工作的职业,哪怕是非常非常辛苦的工作,但是起码可以不用晚上不睡觉的拼命工作。

有一天早晨下夜班回家的时候,阳光十分明媚,我想照照镜子,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我却被吓傻了。镜子里的人目光呆滞,面色青紫,嘴角下垂,肌肉松懈,满脸浮肿疲倦,眼袋黑黢黢大的要掉下来似得,我才只有二十几岁啊,但是看起来却活像个60多岁的老人。一年的拼命熬夜工作,我不仅没瘦,还胖了10多斤,前额的头发几乎也快掉没了,腰脱、胃痛、神经衰弱无时不刻的折磨着我。我迷茫了,我不解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这就是我辛辛苦苦不懈努力孜孜追求的生活吗?

是啊,后来我毅然决然的辞职了。放弃了我大学的护理专业,放弃了我曾经想济世救人的梦想,放弃了想在护理领域上干出一番事业的计划,转投到别的行业重新开始。之所以放弃这份职业,并不是因为我不再热爱医学了,我对医学的热爱直到现在依然存在,只是我不想用我的健康,换取一份抓不住的梦。
至此,我想不管我以后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从事什么样的职业,挣多少薪水,我都不会再选择这种日夜颠倒的工作了,因为长期夜间高强度工作的那份滋味,没亲自体会过的人是永远不会知道的。虽然我放弃了很多,但是对这件事,至今我仍不觉得后悔。
推荐:

(0)

不推荐:0

上一篇:如何评价曾经的OMG教练TT?

下一篇:没有了